LALIQUE法国莱俪“百年手艺传承”礼赞百年历史与非凡工艺

从 1922年开始,LALIQUE法国莱俪便以莫代河畔万让 (Wingen-sur-Moder)为生产据点,一百年前,正当法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收复阿尔萨斯地区 (Alsace)之际,品牌创办人René Lalique (荷内·莱俪)已在此地的工厂里启动首座生产熔炉。这里世代相传的专业工匠以巧思结合闪烁的材料和熊熊烈火,制作出各种晶莹剔透的创作精品。

2022年,LALIQUE积极开拓全方位产品,包括装饰品和室内设计产品、香水、艺术品、珠宝,甚至涉足酒店和餐饮业。品牌其中营运的 Villa René Lalique,为René Lalique于1920年在莫代河畔万让山丘上建造的大宅注入了一股新的活力。

为庆祝品牌工坊成立一百周年,LALIQUE举办这次百年手艺传承限时活动,特别展出各款设计跨越百年的传承经典系列,包括由全球限量发行99件的BACCHANTES丰收十美女月色金箔大花瓶,以及甘露醒酒器等年度限量版经典臻品,回顾LALIQUE在阿尔萨斯的百年历史之余同时为向各专业的工匠师致敬,表扬他们在这个传奇故事作出的贡献。

百年手艺传承活动将展出多个年份的年度限量版醒酒器。为了向LALIQUE的悠长历史致敬,以及庆祝阿尔萨斯工厂的百周年纪念,品牌按照原有的设计重新铸造于1922年(亦是René Lalique为玻璃工厂首次启动熔炉的一年)生产的白色玻璃醒酒器。2022年,亦即原有设计诞生的一百年后,这款甘露醒酒器采用了缎面抛光重新打造,并透过LALIQUE的独特风格展现出工匠们的专业技术。

从瓶子滴下的甘露虽然短暂,但在光线的作用下,却给人一种隽永之感,令设计典雅的作品呈现微妙的对比。莫代河畔万让的工匠运用历史传承的专业工艺,为这件收藏家的宝物赋予了新的生命。

于1927年,René Lalique发挥无尽的想象力和设计天赋创造了BACCHANTES丰收十美女花瓶,这款经典设计展现了婀娜多姿极具诱惑的女性曲线,具有无与伦比的美感,其绚丽和性感的美态使得人为之着迷。这作品首次面世,随即成为LALIQUE的经典收藏款式,并一举成为LALIQUE风格的永恒象征。细腻的缎面使人联想起柔滑的肌肤,在光线下极具动感和生命力。

LALIQUE现重新演绎其经典设计,全球限量发行99件,以月色金箔缀饰的BACCHANTES 丰收十美女花瓶展现出女性极致的性感体态,通过黄金的尊贵完美地结合,突显玲珑曲折的细致雕塑。花瓶由Ateliers Gohard的著名镀金工匠以23K金箔手工制作,配合现代化的磨砂技术,呈现出全新的面貌。透色的轮廓衬托金箔的高贵,在光影下演绎出黄金的古典主义与线条的现代主义之间的融合。

Ateliers Gohard于1962年在巴黎成立,专门从事艺术品、家具、纪念碑的镀金工作,曾负责修复凡尔赛宫、巴黎荣军院、里约热内卢市立歌剧院、纽约自由女神像火炬的镀金工作。这件艺术品工艺精湛,处理每一片薄至0.2微米的月色金箔都需专业精细的技术、耐心和准确度。精湛的手工工艺赋予作品生命,使它变为一件非凡的艺术品,将优雅的女性特征化为永恒。

一件作品变得具代表性缘于它受人喜爱。人们喜爱它不止一个季节,而是一生之久,传承历代依然历久常新,拥有难以抗拒的力量。

适逢位于莫代河畔万让(Wingen-sur-Moder)的LALIQUE工坊庆祝100周年纪念,LALIQUE把具有代表性的经典作品BACCHANTES丰收十美女花瓶,以这种引人入胜,且象征希望的天空蓝色重新演绎,我们邀请您一同回顾品牌具代表性的经典佳作。

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是普立兹克建筑奖首位女建筑师得主,英国建筑界最高奖项“皇家金奖”历史上的首位女性获奖者,亦是在建筑设计、理论及学术多个范畴均享负盛名的艺术家。

2014年,扎哈•哈迪德与同样执着于精湛卓越的LALIQUE法国莱俪开始了首次合作,深谙液态与透明度语言的建筑师与精于透明物料之道的莱俪国宝级匠师共同创造。完美的工艺与设计造就迷人的曲线、缎面光感以及如丝绒般的触感,这亦标志着LALIQUE建筑系列的诞生。

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与LALIQUE法国莱俪合作的仿水晶建筑之作,作品以其享负盛名的解构主义手法及流线设计为《目光》花瓶带来轻巧的视效,不断向上伸延,仿如一座连接天堂的仿水晶塔。

由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设计的作品——《泉源》展现了水的动感活力,由连绵有节奏的波浪动感启发,精致波纹设计的盘子,犹如交织翻涌的水流,轻盈感、折射的光感美不言喻。盘子底部刻有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1950-2016)签名,附有独立编号及证书,弥足珍贵。

1963年出生的英国艺术家尼克.菲迪安.格林(Nic Fiddian-Green)在汉普郡的乡郊长大,在超过35年的职业生涯中,一直以马为创作灵感。

Nic Fiddian-Green的雕塑作品分布于世界各地,从城市中心到赛马场,如英国皇家赛马会和多维尔。除他的祖国外,他的作品还遍布澳洲、香港、美国等多个欧洲国家和地区。他的作品不仅吸引了私人收藏家,也吸引了众多皇室成员。

LALIQUE首次透过别样材质运用特别的「动物触感」技巧重新演绎英国艺术家尼克·菲迪安·格林(Nic Fiddian-Green)的标志性雕塑作品《静水Still Water》,打造一件如魔术般的平衡艺术:这只马以嘴尖安立,既能保持平衡,同时也像轻拂水面。Nic Fiddian-Green说:「如果一匹马感觉到危险,它绝不会喝水,所以它必定感到绝对的安全。」看上去它的存在令人震撼,却呈现出安然的姿态。

动物亦是LALIQUE创意国度中经常出现的创作主题,众多作品活灵活现,形态逼真,亦极具象征和写实的意味。

LALIQUE为庆祝2023年中国兔年,即将推出玉兔呈祥雕塑系列,通过不同颜色及工艺呈现。兔子本性温纯而平静,是幸福和运气的象征。属兔的人优雅、温柔、有耐心。

LALIQUE为庆祝2022年中国虎年,推出了虎虎生威雕塑系列,老虎被认为是一种魅力四射、精力充沛和勇猛的动物。LALIQUE将老虎强悍的肌肉线条仔细描绘,令作品流露出一种摄人的雄伟姿态,体现了刚强的力量,散发出尊贵的皇者气派。

某日,当René Lalique和他的孙女Nicole March参观沙特尔大教堂时,他们被建筑物强烈而鲜明的不同蓝色围绕着,她天真烂漫地问René Lalique:「您可以做出世界上最美丽的蓝色吗?」自此以后,LALIQUE便与这种壮丽的色彩连结起来。这是René Lalique认识和探索良久的奇妙颜色,时至今天依然成为艺术创作方向和工房的挑战。

不论材质厚薄,天空蓝色在工艺特性依然不变,是一种强烈及坚定的颜色。但经过抛光及缎面处理后,每一件作品的颜色都会变得更加强烈。这种天空蓝在化学系称为N39,它由不同的氧化物所组成,这些氧化物的原本色度与蓝色相差甚远。它含有氧化铁(红色)、铜(黑色)及铈(浅黄色)。经过火的加热后令这些成份转变成迷人的天空蓝色。

1929年,他被地中海一带的植物花卉所吸引而创作出Languedoc花瓶,以几何图案的浮雕来勾勒层层重迭的仙人掌叶片,带出大自然之美,并以雕刻及磨砂技术修饰外观,以表现Languedoc这片土地在光影映照下散发的瑰丽。

1926年 René Lalique以蕨类默默渐长的动态为灵感,创造出Tourbillons旋风花瓶。他以抽象的线条为本,瓶上曲线随着光线节奏带来变化,而其纹理及光彩更引人注目。

大自然一直是LALIQUE主要的灵感来源,其最受欢迎的主题是植物、动物和女性形体。

LALIQUE带您探索缤纷的海洋珍宝。「海洋珍宝」系列捕捉了色彩悦目的孔雀鱼及象征吉祥和坚毅的锦鲤等海洋生物的美态,以LALIQUE凝聚大自然的美。加上设计的精确度,材料的纯度以及对反射和透明度的控制,造就出精美的作品系列。

这款马头鱼尾相结合起来的海神驹,拥有健硕的身躯、翩翩起伏的鱼鳍以及长麟的尾巴,安置在蓝色大理石底座上,形态如养精蓄锐地等待出征。此件作品全球限量发行188件。

如意双鱼雕塑于1953年由马克∙莱俪 (Marc Lalique)设计,两条跃出水面的鲤鱼首尾相连,寓意着永恒,幸福和美满。摆放在梳妆台或书桌上,是每天给自己美好的祝福。

本次百年手艺传承活动设于国贸商城南区一层,于9月23日至10月6日期间开放予公众人士参观。

扎哈哈迪德建筑事务所中标丨杭州科技文化体育中心

2022年9月6日,浙江省建筑设计研究院发布中标杭州未来科技城科技文化中心—国际体育中心项目,概念性建筑方案由扎哈哈迪德建筑事务所(Zaha Hadid Architects)设计中标,项目地处杭州第三中心,未来科技文化中心的核心板块。招标单位为杭州未来科技城管理委员会。

国际体育中心总建筑面积50余万平方米,设计内容包括60000 座满足FIFA(国际足联)标准的专业足球场、19000 座满足国际赛事标准的专业体育馆、800 座区级游泳馆和相关商业配套。它要对标国际一流先进水平,满足杭州承办更多国际一流赛事的需要,打造成为满足“国际赛事+全动+商业休闲”功能需求的一站式“国际体育中心”。

作为定位杭州国际性的新一代城市公共中心的首发项目,将对标世界一流打造杭州新地标,展现杭州独特韵味、别样精彩的国际化形象。

体育场设计标准为甲级专业足球场,总坐席约6.0万座,总建筑面积约17.1万平方米,可举办国际足球比赛,主体结构设计使用年限为50年;体育馆设计标准为甲级综合体育馆,总坐席约1.8万座,总建筑面积约7.1万平方米,可举办全国性和单项国际比赛,主体结构设计使用年限为50年;游泳跳水馆设计标准为甲级游泳馆,总坐席约3000座,可举办全国性和单项国际比赛,主体结构设计使用年限为50年。

项目投资估算884000万元,本次设计招标建安工程费约621942万元。总用地面积263900m²(395.85亩),总建筑面积480853m²,地上建筑面积274966m²,地下建筑面积205887m²,建筑高度55.1m,容积率1.04,绿地率36%。项目将建设“一场两馆”,即体育场及配套附属设施、体育馆、游泳跳水馆。其建设任务已基本落实,将于今年年底开工建设,计划于2024年底竣工。

未来科技文化中心规划范围北至文二西路、东至闲林港、西至林场港、南至和睦水乡,处在未来科技城核心区,包含国际体育中心、国际演艺中心、综合文化中心等板块。

国际体育中心处于项目的西北角,用地面积接近400亩,选址位于林场港以东、文二西路以南,水乡北路以北,创景路以西。

魏一鸣,Archlady,郑利江,雪亮,饭困,慧琪,周小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21座癌症疗养中心包括扎哈在内的一堆大建筑师都免费提供设计

让病人生活在平和温暖的风景,而非令人沮丧的医院病床上——这种概念已经越来越多被用于癌症患者的姑息疗法中。

1995 年 7 月 8 日,直到去世前一天,Maggie Keswick Jencks 还在病床上对着笔记本电脑,筹备癌症疗养中心的建筑计划。

这份蓝图基于她对身处同样处境的病人的理解——除了传统医疗方法,他们还需要情感支持、信息等非传统方式。

Maggie 是一名英国花园设计师、作家。被诊断出患有乳腺癌时,她 47 岁。尽管通过药物治疗延长了 18 个月生命,但在那期间,她坐在阴暗的医院走廊中等待化验结果,经历了数次身心失控的感觉。

在“被忽视、无所事事的空间”里,她这样写道:“像我一样的病人,在荧光灯的眩光之中,留待枯萎。”

她说,人们需要一个美好的空间来消化哪怕最糟糕的消息。她设想了一个疗养中心,里面拥有视野绝佳的房间和图书馆,以及一个“老式的女士卫生间”——它们不是连续的隔间,而是能“保证哭泣时的隐私、提供洗脸的水、以及让人准备好重新面对世界的镜子”。

在她去世以后第 21 年,Maggie 的想法都成线 座以她命名的癌症患者疗养中心,Maggies Center。

位于苏格兰 Fife,2006 年由 Zaha Hadid 事务所设计。这间疗养中心是 Zaha 事务所在英国的第一栋建筑。

香港疗养院,2013 年由 Gehry Partners 设计。其中,花园景观由 Maggie 的女儿 Lily Jencks 设计,纳入了中国凉亭的元素。它是香港第一间民间临终关怀机构。

它们主要分布在英国,一间位于香港。每个中心都设有开放式厨房、风景露台,还有用于一对一病情咨询的房间,它们光线充足、设计人性化,还能径直通往花园和其他风景点。驻守中心的医护人员能向患者提供饮食计划或康复建议。

除了这些基本设施,每间疗养中心的设计风格都不同,它们全由全球最有名的建筑设计师操刀,包括普利兹克奖得主 Frank Gehry、Zaha Hadid、Norman Foster、Richard Rogers、OMA 都排着队,为 Maggies Center 免费提供过设计服务。

苏格兰阿伯丁,2013 年由 Snhetta 事务所设计建立。这家疗养中心被当地人昵称为“鹅卵石”(“the Pebble”)。

曼彻斯特疗养院,2016 年由 Fosters+Partners 建筑事务所设计。曼彻斯特是设计师 Norman Foster 的老家,他曾经罹患癌症后康复,因此主动找到 Maggie 的丈夫,希望能设计这样一栋建筑。

威尔士斯旺西疗养院,2011 年由日本建筑界三杰之一黑川纪章设计监制。但它在黑川不幸逝世后才完工,黑川曾经将这个设计描述为“宇宙旋涡”。

最近开放的一间疗养中心位于英国曼彻斯特附近的 Oldham 市。它由英国当地设计事务所 dRMM 操刀,坐落在奔宁山脉。比起医疗机构,它更像是一栋富人别墅:由木材包裹的温暖空间、拥有大量绿植的室内庭院、既有极佳视野又能遮挡阳光(经放射治疗以后的病人应当避免阳光照射)的阳台。

“癌症病人的现状正在发生改变”,曾经在 Maggie 生前为她提供看护服务的 Laura Lee 现在是疗养中心的 CEO,她说,“ 越来越多癌症患者活下来了,就连那些癌症复发的病人都活得更久。对于疗养中心的需求从未如此大,癌症已经成了不少人生命的一部分。”

这些疗养中心早已超越简单的建筑学范畴,除了视觉审美及实际功能,它们还给患者带来“安定、温暖以及明亮开阔”的心理感觉。

英国医学协会也开始认识到建筑对人的重要性。它们今年发布了一份报告,表示建筑环境能显著影响病人的康复时间,并呼吁医疗机构在将来的建设过程中优先考虑“设计”。

但疗养中心提供的功能与服务又称不上是真正的治疗手段,而是被当成一种姑息疗法(palliative care)。

世界卫生组织对姑息疗法的定义是:“对所患疾病已经治疗无效的患者积极全面地进行治疗。对疼痛、其他症状以及心理的、社会的、精神的问题的控制是必要的。”

“我们至今为止还没有一栋糟糕建筑”,Maggie 的丈夫 Charles Jencks说。他是名建筑师,曾在牛津和哈佛设计研究院执教,在 Maggie 去世后成了疗养中心的联合创始人。

而 Maggie 的父亲,John Keswick 爵士,曾经是苏格兰远东贸易公司 Jardine Matheson 的董事长。他能讲一口流利汉语,并与周恩来和等国家领导人有密切交流。

随经商的父亲一起,Maggie 的童年有大半时间都在解放后的中国度过。1978 年,她出版了一本摄影集《中国园林》(The Chinese Garden),其中收录了大量关于中国园林的照片,这让她在英国和美国设计界名声大噪。一名《》的评论员这样评价:“Keswick 小姐不仅是做了一个简单的园林导览,而是完成了一流的、天才的阐释。”

作为一名巨大财富的继承者以及一名与设计颇有渊源的艺术家,Maggie 为这些疗养中心的建立带来了可能。

著名女建筑师扎哈生前“神作”: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太酷了吧!

今年1月21日,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航站楼外立面工程完工,内部精装修和设备安装已完成 80%,机场将于9月30日正式通航。

其一是刚通车不久的珠港澳大桥,另一个就是北京大兴国际机场(Beijing Daxing International Airport),而且排名榜首!

北京大兴国际机场由建筑界“女魔头”扎哈· 哈迪德设计作品其中之一。但2016年3月,扎哈· 哈迪德因心脏病在美国迈阿密骤然离世,享年66岁。

在她离世后的两年时间里,扎哈· 哈迪德生前设计的建筑项目相继落成投入使用。

从位于欧洲第二大的航运港口的“安特卫普港口之家”,到位于北京大兴的国际机场,抑或眼下刚开业不久的澳门摩珀斯酒店,从某种意义而言,它们都会顶着“扎哈遗作”的声名立于当下,洞见并影响着未来。

2018年10月,作为扎哈生前创作最大的一件作品,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东航基地机库正式封顶,它号称是“全球最大的机场航站楼”。

机场由建筑界女魔头扎哈·哈迪德,及一众建筑设计师成立联合团队,可以说设计方案是集体智慧的结晶。

高峰期间共有8000人同时在此地施工。那真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临时开辟了两条火车轨道用来输送物料!

远期(2040年)按照客流吞吐量1亿人次,飞机起降量80万架次,约140万平方米的航站楼。

机场预留控制用地按照终端(2050年),旅客吞吐量1.3亿人次,飞机起降量103万架次,九条跑道的规模预留。

不规则自由曲面屋盖结构,施工难度堪称世界之最。屋盖率先在世界上进行特强龙卷风风揭实验论证,实验中可抵御17级的特强龙卷风。

父亲·扎哈·哈迪德曾于上世纪30年代留学伦敦,主攻经济学,归国后为著名的经济学者,曾长期从政。

年少的扎哈便和家人们住在一栋大房子里,父母双亲不独有着较高的社会地位,且愿意让家庭始终充满着民主讨论的气氛。

扎哈第一次接触“建筑”是11岁那年,她曾说过自己的卧室中有一面不够规则的镜子深受她的喜爱,这或许就是让她对“不规则”设计情有独钟的开始。

哈迪德回忆道:“在我六七岁的时候,姑姑在伊拉克北部摩苏尔建了一所房子。建筑师是我父亲的一个朋友,他经常来我家画图纸和做模型,当时我就被吸引了,这是我对建筑的最早印象。”

1970年代,扎哈举家迁往伦敦生活。执著于个人抱负的她,也顺理成章就读于英国建筑联盟学院(AA)。

毋庸讳言,无论后人如何撰写21世纪上半叶的建筑史,扎哈都注定将是一位彪炳其间的人物。

而提到“城市生命力的喷薄和流动”,大概全球再没有别的地方,如当下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其时的城市化运动更风起云涌了。

2003年广州大剧院项目的胜出,让中国人第一次知道了这位每每以一袭黑色束腰上衣,黑色缎面修身长裤,黑色Prada凉鞋形象示人的“建筑界的女魔头”。

2014年正式落成的望京SOHO,则是从首都机场进入市区的第一个引人注目的高层地标建筑,被称为“首都第一印象建筑”:仰视塔楼时,它们如同三座山峰,之间相互映衬、相互交融;俯视塔楼时,又如同小鱼,游来游去,互相嬉戏。

普利兹克奖获得者库哈斯曾这样问她:“你认为目前你在建筑界的地位如何?获奖对你来说意味着更大的成就还是压力?”

“在过去的许多年中,我一直在为获得人们的认可而奋斗。从这一刻开始,人们真正接受了我,知道我是个能出活儿的女人。”扎哈如此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