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众石油国打破常规采用女设计师作品最后搭建了全曲线建筑

奇怪建筑从下了飞机后就一直吸引我的注意。一天的行程结束后,我们自己迫不及待的过来一探究竟。这里是盖达尔·阿利耶夫文化中心,也是世界最奇怪的十大建筑之一。由著名设计师扎哈·哈迪德设计。

作为前苏联的一部分,自从1991年由苏联独立后,阿塞拜疆一直投入巨资进行现代化建设,在巴库建设基础设施和现代化建筑,走出苏联式的现代主义的影响。弯曲的未来主义形式,使得这个非凡的结构本身成为一个展览,但在中心内部也定期举办世界级的展览。

在阿利耶夫文化中心还有一处有意思的建筑,但在阿利耶夫大楼的对比下就黯然失色了。

在2007年,扎哈·哈迪德通过一场建筑竞赛,被正式任命为盖达尔阿利耶夫文化中心的总建筑师。当地政府希望能够将这座文化中心设计为国家文化事业的代表性建筑,脱离盛行于巴库的死板的、纪念碑式的苏联建筑形式,相反,要真正表达出对阿塞拜疆文化的情感以及整个国家对未来的乐观态度。

在传统的建筑中,行列,网格,或是成排的柱子,像森林里的树一样流向无穷远,形成无等级的空间。连贯地书法和装饰纹样从地毯蔓延墙壁,从墙壁流向天花板,从天花板延伸至穹顶,营造出无缝的连接关系,模糊建筑元素与图面间的区分。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感叹人类的智慧。

门口还有一对翅膀,可以打卡拍照,占过去的话,你会发现你背后也长了对翅膀一样呢

整栋建筑除了室外设计非常的美丽之外,走进来,也会发现出出都是设计的细节和巧思。

仿佛走进了一个未来世界里面,这个建筑的巨大腔洞内也有很多曲线,老婆就是一件艺术品,我都有点不敢踩上去了,生怕踩脏地面。

为了看风景一路走到了这里。讲真这个地方虽然不能进但是无论是建筑还是周围的风景和环境都非常好啊!有可能是曾经被苏联统治的缘故,一直感觉作为国家阿塞拜疆在对于现代以及西方艺术的理解上非常好。

“建筑女魔头”扎哈北京大兴机场成了憾世遗作在一片争议中离世

被誉为建筑女魔头的扎哈,北京大兴机场竟成了憾世遗作,在一片争议中离世

在2016年的时候,扎哈.哈迪德因为突发心脏病救治无效而离开了世。她的一生为了建筑倾尽了所有。她既是建筑界的女魔头,也是建筑界的女王。

扎哈.哈迪德一生设计了许多著名的建筑,在中国也有许多她的建筑身影。其中北京兴建的大兴国际机场就是她的作品。可惜北京大兴机场竟然成为了她的憾世遗作,甚至在她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在一片争议中离世。真是令人唏嘘不已!

建筑界一直被认为是男人的领域。可是扎哈却在这个领域赢得了一席之地,可见她的能力之强。“建筑女魔头”的威名想必就是最好的证明。这个名称又因何而来?

在扎哈.哈迪德的身上到底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过往和经历呢?以至于她在一片争议中离世呢?下面就让我们进入扎哈的传奇人生吧!

扎哈出生在伊拉克一户富裕的家庭之中,不仅有着殷实的家庭环境,还有着受过西方高等教育的开明父母。这为扎哈日后的成长和发展起了很大的帮助。

加上,当时的伊拉克正处于社会改革的时代背景之下,使得女孩子能够像男孩子一样拥有读书接受教育的权利。而不会受到传统习惯的束缚。

为什么是建筑师呢?因为当时大多数的伊拉克女性能够从事的职业并且在能够从事的职业之中有发展前景的就是建筑师了。因此,扎哈的家人也希望他们家的这个小公主日后,能够成为一个了不起的建筑家。

扎哈在父亲的帮助下结识到了许多有名的建筑家,这不仅让扎哈对建筑师有了初步的了解,也更加坚定了她成为建筑师的梦想。她的建筑梦想也由此生根发芽。

扎哈后来因为国内局势突变的缘故,被迫与父母一起离开祖国,出国定居,她随父母先后到过许多国家和地区,见识了许多国家的特色建筑和文化,这对她眼界的提高和阅历的增长十分的有帮助。

在黎巴嫩定居的时候,刚好是扎哈上大学选择专业的时候。扎哈出人意料的竟然选择了数学系,这令她的家人们十分的不解。问什么她会突然选择与建筑似乎并不相关的数学系。面对家人们的疑惑,扎哈.哈迪德站出来解释说:“学会数学将会对建筑十分的有必要,数学是建筑的基础。”

在黎巴嫩上完大学之后,她又到了英国建筑联盟学院进修。在进修期间多次获得了导师的好评和肯定。毕业后,她进了英国知名建筑设计事务所,后来还开了自己工作室,开始在圈内小有名气。

在2004年的时候,她荣获了有建筑界诺贝尔奖称号的普利兹克奖,更为荣耀的是这是有史以来获奖的第一位女性以及是之前所有获奖者中最年轻的。

扎哈.哈迪德对建筑梦想的执着追求,让她成功实现了自己的目标,证明了自己的天分和实力。

扎哈.哈迪德在建筑上有着令人钦佩的设计天赋和才能甚至取得了辉煌的成就,可人们关于她的争议却一直不断,直到她生命的最后一刻。

在别人的眼中,扎哈是一个长期单身且脾气火爆的大龄女人,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工作狂人们开始慢慢地用“建筑女魔头”的称号来称呼她。

饱受争议的不仅是她个人,还有她的设计理念和作品。国际建筑大师罗伯特.亚当评价她的作品时,认为他完全没有将她设计之中的奇特的想法在实际使用过程中会给人在工作和生活中带来多么大的不适。

扎哈先后在中国许多地方都留下了璀璨的建筑明珠,并且受到了中国人民的喜爱。

“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作为扎哈在中国最后的一个设计作品,也是她的最后一件经典之作,可惜她却没能等到建成就离世了,大兴机场也就此成为了扎哈的憾世遗作。

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以其独特的建筑设计造型和风格,而被赞誉为当今世界的新第七大建筑奇迹,荣获了全世界人民的赞誉,展现出了中国的大国气象!

虽然扎哈的建筑设计道路上充满了饱受人们对她的争议,但是人们对她的所做出的成就依然是肯定的。在她离世之后,他的建筑同行都称赞在建筑领域中她就是一个天才。

扎哈用她的故事告诉我们应该要善于发现和找到自己的梦想,并为自己的梦想而去坚持,追求梦想的道路上决不会是一帆风顺,一定会遇到许多的艰难曲折和坎坷,但只要我们心中有梦,就能够支持我们负重向前。

可是,世界上并不缺乏有梦想的人,缺乏的更多地是能像扎哈一样为梦想而努力奋斗的人!有梦就去追,我们都是追梦人。

以上都是个人的一些理解,旨在学习交流,由于本人知识水平有限,如有侵权和不当之处请不吝指正,将立即删除或修改,将十分感谢!

扎哈最后的献礼:如果你的周围都是垃圾你也要和垃圾相融合吗

历时六年,长沙梅溪湖国际文化中心这个总投资27.6亿元,被建筑界视为扎哈·哈迪德留给世界的最后一个礼物的“钢铁芙蓉花”,终于在梅溪湖畔绽放了。

建筑外观延续了扎哈一贯的炫酷风格,“三个流动的花瓣”落入梅溪湖激起不同形态的“涟漪”,从空中俯瞰宛若三朵芙蓉花盛开在梅溪湖畔,与素有“芙蓉国”之称的湖南相得益彰。

而花瓣的造型决定了工程建设的难度,复杂的空间关系使钢材弯曲,制作及拼接的难度极大。

而进入内部,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光影交织的奇观世界。多层次的透视、无穷的消失点、倾斜的多角度之外峰回路转、突然杀出或是来的水平面,这一切都完成了传统建筑学“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芙蓉花”三大主体建筑各据一方,但通过蜿蜒的通道、弯曲的白色平面及具有巴洛克风格的建筑相互连接在一起,三座建筑保持和谐统一,极具未来感和开放性。

艺术馆上釉的玻璃犹如一波波涟漪,向湖面慢慢散开,阳光从微波中照进美术馆中,有一种波光粼粼的感觉。简洁的色调,流畅的线条,建筑造型飘逸灵动,这是扎哈·哈迪德标志风格。

2017年7月7日英国皇室安妮公主殿下首次访湘,为扎哈生前最后的作品梅溪湖国际文化艺术中心揭幕。

有人说她是“女魔头”有人说她是“曲线女王”有人说她是建筑界的“女巫师”有人称赞她的作品优美、性感有些人批评她的设计浪费、不务实有些人称她是最优秀的“解构主义大师”也有些人说:“扎哈给了我们一张通往未来的通行证。”还有人说她的设计造价都太高。

无论外界对她的印象如何,都不能掩盖她的光芒。毫不夸张地说,她的建筑风格影响了一个时代。

1950年扎哈出生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那时,巴格达还是一座现代化国际化的大都市。她的父亲是曾是伊拉克财政部长。富裕的家庭环境使她从小就有环游世界的机会。扎哈说: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每年夏天我都会和父母一起旅行,每到一处就会去参观当地著名建筑,我想这激发了我对建筑的热爱,我愿意通过建筑去了解每个城市。“

在扎哈四十年的职业生涯中,她从全球范围内捕捉灵感,用开拓性的视野改写了21世纪的建筑与设计,最重要的是,她给“空间”一个全新的定义。

空间是有流动性的,曲线是扎哈一切创作的内核。诗人里尔克曾说:“一个变动不断的地方,在无限的空间中翻转”。

这就如同她的作品中所呈现的意象:在永恒流动的曲线中,空间不断循环以获新生,同时渗透在人们生活的不同领域,彰显关于未来的畅想。

纸鹤一般轻盈欲飞的德国维特拉消防局(1990-1993),是扎哈第一座落成的建筑项目。她的创作以此为节点,分为前后两个阶段。

在此之前,她一直被批评为“纸上谈兵”;而在此之后,她凭借美国辛辛那提当代艺术中心、奥地利因斯布鲁克滑雪台等一个又一个精彩案例而扬名天下。

以独树一帜的解构主义设计风格及强烈的个性,扎哈在以男性为主的建筑设计行业得以占据一席之地。2004年,扎哈·哈迪德成为了首位获得普利兹克奖的女建筑师,从此扎哈开启了自己的时代,紧随其后的是英国、法国、日本和美国建筑界各种奖项甚至英国皇室的爵位。

她的学生,国内顶尖建筑事务所MAD的创始人马岩松谈及扎哈对自己的影响时说,“我最欣赏她的地方也是影响我最大的,即她是一个忠于自己的艺术家。”

扎哈的整个思考过程都在她的速写本上明明白白地表露出来,上面的线条优美利落,没有一根是多余的。

早前香港的回顾展就聚焦在扎哈的“纸上”,《卫报》评论道:“展览为这位建筑师早期生涯中的创作过程提供了一个独一无二的视角,向我们展示了奇特的线条是如何在她的速写本上孕育成型,逐渐汇聚成一个由点、线和螺旋图案组成的深邃宇宙,最后演化成实际的建筑图纸和巨幅画作。”

她的作品通常尺寸很大,然而每一根线条、每一种色彩都师出有名。“草图上的扭曲部分会成为建筑物的扭曲部分;草图上的突出部分也会成为建筑物的突出部分,这些过程都会如实反映在建筑物上。” 扎哈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扎哈有一句名言:“如果你的周围都是垃圾,你也要和垃圾相融合吗?”这句桀骜不驯的话语恰恰是扎哈在国内的许多项目所受到的批评:体量过大、造型突兀、与环境不相融合。

而这一批评在扎哈赢得东京新国立体育馆竞赛项目时在邻国日本发酵到了最高潮。

撇开东京的复杂性不谈,在中国,经济的迅速发展和快速崛起的大国形象为扎哈提供了创作的舞台,广州歌剧院、望京SOHO、银河SOHO,都算得上是当代非常大体量的建筑物。

但不可否认的是,扎哈设计的作品极具未来感,在中国的每一个设计都点缀了一处风景,耀眼了一座城,给全世界人带来了视觉上的惊艳。

如今,扎哈几乎成了建筑界的一种信仰。“大声读出‘Zaha’,听起来就像一把无瑕的钢刀划过空气,有如一个新词。” 英国作家Shumon Basar在《From Z to A and Zaha Again》一书中无限崇敬地写道。

可惜天妒英才。2016年3月31日,扎哈·哈迪德因心脏疾病而去世,享年66岁。

扎哈开创了一种从者如云的建筑风格,也为自身创作留下了一个开放式的结尾。也许扎哈一直坚持的设计理念是对她一声最好的总结:“有三百六十种可能,为什么要一成一变呢?”

北京大兴机场设计师扎哈:他在作品完成前就去世了

“我不知道下一个大楼会是什么样子,我不断尝试各种媒体变量,在每一个设计中重塑一切。建筑设计就像艺术创作,你不知道什么是可能的,直到你真正做到了。当你移动一组几何图形时,你可以感受到一个建筑已经开始移动……“-Zaha哈迪德

随着人类社会的不断发展和进步,生存环境逐渐由远古山洞演变为现代高楼大厦。随着审美意识的提高和对建筑不同需求的增加,建筑学设计师应运而生,并逐渐演变成不同的流派,他们率先垂范,不断推出充满鲜明理性和激进主义色彩的建筑作品,引起世界轰动。

新落成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是其中一个突出的机场,被当代社会评为新世界七大奇迹之首,他以雄伟壮丽的外形征服了世界,其建筑设计师扎哈哈迪德以其复杂的线条和奇特风格的“解构”设计而闻名于业界,他在建筑学界被称为女魔头,并以女性形象跻身世界行列艺术家队伍的建设,尽管她前后争议颇多,但并没有损害她世界顶设计师的地位和声誉。

扎哈哈迪德出生于巴格达,此时伊拉克尚未进入战争时期,政治相对开明,经济相对发达,各民族宗派和平相处。扎哈的父亲是一名经济学家,曾担任伊拉克共和国财政部长,他的母亲出身贵族家庭,有着丰富的艺术遗产。

扎哈父母的亲朋好友不是有钱就是贵,他们可以说是与绅士谈笑风生,没有穷人,扎哈经常听成年人谈论经济、建筑和艺术,她的童年是如此的丰富多彩,伴随她一生的建筑艺术也开始孕育。

有两个人在童年时期对扎哈的建筑艺术观影响最为深远,一个是她妈妈,她喜欢任何非传统的东西,小扎哈经常抱着下巴看着妈妈在家里移动乾坤,她用新买中的家具替换旧家具,并将整个家具转变成另一种装饰风格,扎哈成为建筑设计师之后,不断变化的各种设计风格成为她签名的热门话题。

另一个是一个老哥哥,作为一名建筑师,他将带来建筑模型,向扎哈展示建筑线条是多么美丽和强大,这让扎哈痴迷于曲线和图片,她的绘画才能在这个时候得到充分的发掘和展示。扎哈在一所多宗教学校学习,受到各种宗教的影响,她经常和父母周游世界,宏伟而神秘的罗马建筑给扎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与父亲一起探索苏美尔文物时,经过多年的文化艺术熏陶,再加上美的文物的古建筑风格,小扎哈萌生了当建筑师的梦想,他的母亲立即推广了扎哈的第一件作品,这件作品由扎哈设计,并再次装饰了他家的客厅,小扎哈充满了成功幸福和喜悦。

之前,这个判断在扎哈是绝对正确的,她的建筑设计充满了美感几何图形,大量的曲线和应力需要用数学计算,扎哈凭借自己的直觉为后来的曲线设计风格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扎哈在伦敦建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并开始涉足建筑业,这一直是男人和女人的禁地,扎哈以一往无前的勇气和势不可挡冲了进来,逐渐创造了设计的圣地。

作为一个初出茅庐的设计师,Zaha致力于国际竞争,她需要出名才能产生效益。在早期的设计中,扎哈运用了大量以阿拉伯字为灵感的优雅曲线和古典几何图形的尖角尖顶,给建筑界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视觉冲击。

扎哈以作品参加了香港国际建筑比赛,在一审中,这些作品因为太不合常规而被淘汰,然而日本架构师矶崎对检索这些作品有着独特的见解,这个评语被她独特的表现和透彻的哲学所吸引,最后,扎哈在通过测试后赢得了金奖,并“开了个好头”,增强了扎哈走自己路的信心和勇气,线条设计风格变得更加张扬鲜明。

扎哈在建筑设计中注重理论与实践并重,她的艺术创作视野开阔,在设计实践中,扎哈进行了全方位的攻关,几乎涵盖了家具、灯具、门窗、桌椅、水杯、餐具、雕塑饰品,甚至女性饰品等各种设计门类。她曾经设计过一种“建筑”凉鞋,表面密密麻麻的镂空曲线,坡跟依稀与地面相连,给人一种奇妙的飘浮感。

扎哈是一个视工作为生命的人,她每周可以在办公室里呆80个小时,跟她在一起的下属往往是工作狂,扎哈认为,没有完美主义强迫症,她不可能成为一个好的建筑设计师,她的工作能力和思想维度让她的下属又爱又恨,而且,因为她60岁还没有结婚,她被视为“爱情之神”吓跑了女魔头”。

扎哈的作品从早期就以其独特的风格和颠覆性在业界引起广泛争论,有许多崇拜者和批评家。在上世纪代以前,虽然扎哈的作品曾多次获奖,但世界建筑就像是集体失明,视而不见,甚至有“古怪”、“不可建造”的不良评价,她的大部分作品只能静静地躺在图纸上,因此她曾被称为设计师纸上建筑,但这并不能阻止扎哈的进步。

厚积薄发是扎哈的真实写照,她总是贯彻自己的设计风格。转折点发生在的德国,扎哈终于建造了成功,这是她所在的莱茵河-消防救援车站设计的第一座建筑,整个建筑离地面有海市蜃楼那么远,这座建筑以其幻想和超现实主义风格而闻名,打破了她的设计无法建造的诅咒。

然而她的道路依然曲折艰难,她的英国威尔士卡迪夫湾歌剧院获得竞赛计划一等奖,但最终由于当地反对,计划搁浅,扎哈深感遗憾的是,在伦敦生活里,由于皮肤黝黑,口音浓重,她仍然没有得到英国社会的认可,导致了英国一部作品问世时缺乏认可。

虽然上世纪在整个代一直存在争议,但扎哈却在突出设计风格、融合多元文化、完善设计方案等方面做出了不懈的努力,最后,在他迎来了职业发展的一个重大转折点,扎哈团队赢得了罗马当代艺术博物馆的投标,扎哈的建筑设计作品最终进入了世界重要的建筑大厅,整个建筑设计行业为她起舞。

21世纪初,扎哈设计建造了德国莱比锡宝马总部和沃尔斯科学中心,并于获得了伦敦奥林匹克游泳池的设计,这意味着她的设计理念最终得到了极度挑剔的英国社会的认可和市场的认可。

扎哈的作品再次获得新一轮大奖,扎哈在加州洛杉矶获得了利兹克奖建筑师领域的最高奖项,这个奖项被欧美人垄断了很长一段时间,扎哈的获奖在世界引起轰动,她以桂冠作为建筑设计领域的“曲线女王”,以其神奇而独特的曲线设计著称。

扎哈曾两次获得英国建筑最高奖史图灵奖,他因对受封的杰出贡献成为英国皇家金奖的唯一女性获奖者,这个极端传统和保守的国家英国不得不承认卓越这个来自伊拉克的黑皮肤女人的能力和无与伦比的贡献。

扎哈的设计作品开始传遍全世界,如果你停在世界的城市处,不经意间看到一座具有华丽曲面的现代建筑,很明显有可能来自扎哈的团队。在巴库阿塞拜疆文化中心的许多著名的世界建筑和罗马民族当代艺术都是她的经典作品,她还专门为家乡的巴格达设计了中央银行大楼,不幸的是,由于战争,他还没有完工。

扎哈在中国的第一部作品也很有名,由于外观像两块灵石的广州大剧院被珠江水冲洗过,充满奇思妙想的音响系统传达出近乎完美的视听效果,在世界上赢得了很高的艺术评价。后来,她在中国、北京望京SOHO、南京国际青年文化中心、香港香奈尔流动艺术展览馆、澳门亩梵世酒店等地传播了一系列精美的建筑作品。

当然,最著名的是扎哈六年前设计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他的奇特形状惊人,被英国卫报评为新世界七大奇迹中的第一个,扎哈巧妙合理地利用空间,使整个机场年运送旅客1亿人次。

扎哈四年前死于心脏病,她的魔法生活被标记为终止符,她没有看到自己的许多作品,特别是大兴国际机场成功的建设。她的一生充满了争议,早期争论的焦点是这个设计是否可以建造,在得到世界的认可后,争议转向曲线的使用是否过于前卫,设计理念是否受到波斯丰富的地毯图案和阿拉伯书法的极大影响,还是受到建筑联盟学院英国伦敦解构主义的深刻影响等。

无论是什么样的论证,都真实反映了扎哈对世界建筑设计的颠覆性影响。扎哈为以“曲线女王”的名义设计的之林感到骄傲,她不愧是世界的首席女建筑师,她用自己的力量,为世界开启了一座崭新的建筑世界,她的设计理念和风格对建筑界影响很大,无人能与她相比。

建筑界女魔头扎哈在中国留下的作品你们怎么看

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伊拉克裔英国女建筑师。2004年普利兹克建筑奖获奖者。1950年出生于巴格达,在黎巴嫩就读过数学系,1972年进入伦敦的建筑联盟学院AA学习建筑学,1977年毕业获得伦敦建筑联盟(AA,Architectural Association)硕士学位。后加入大都会建筑事务所工作,并成为建筑联盟学院的老师。1980年,扎哈·哈迪德成立了自己的建筑师事务所,开始大量参与国际竞赛。前卫大胆的设计使得人们注意到了这位建筑天才。被称为“建筑界的女魔头”。

1972年,进入伦敦的建筑联盟学院AA学习建筑学攻读研究生,师从雷姆·库哈斯。

1979年,扎哈·哈迪德成立了自己的建筑师事务所,开始大量参与国际竞赛。

扎哈·哈迪德的作品中包括米兰的170米玻璃塔,蒙彼利埃摩天大厦以及迪拜舞蹈大厦(DANCING TOWERS)。扎哈在中国的第一个作品是广州大剧院,北京银河SOHO建筑群、南京青奥中心、和香港理工大学建筑楼等也都出自她手。

方案的构思为“圆润双砾”,寓意一对被珠江水冲刷形成的“砾石”,生根于动感十足的城市空间。

2012 年,位于北京东二环朝阳门桥西南角的银河 SOHO 落成,还入围了 2013 年 RIBA 建筑金奖。不过因其地理位置正处于北京市旧城保护范围内,扎哈过于现代和前卫的流线设计也曾引起争议和批评,涉嫌破坏北京古城风貌。

2014 年,位于北京东北四环外望京区域的望京 SOHO 开幕,仰视时犹如三座相互掩映的山峰,其独特的曲面造型很快就成为了望京一带的地标性建筑。

长沙梅溪湖国际文化艺术中心,,10月26日奠基开工。2015年建成后,年接待能力将达到250场次约31万人次。项目总投资超过20亿元,总用地面积10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12万平方米,包括3.5万平方米的大剧院和2.5万平方米的艺术馆两大主体功能,大剧院由1800座的主演出厅和500座的多功能小剧场组成;艺术馆由12个展厅组成,展厅面积达1万平方米,能承接世界一流的大型歌剧、舞剧、交响乐等高雅艺术表演。将是湖南省规模最大、功能最全、全国领先、国际一流的国际文化艺术中心,填补全市和全省高端文化艺术平台的空白。

随着扎哈的离世,她的建筑风格日益成为当今世界探讨的话题,你觉得这种风格建筑怎么样?